非法辦學何以能“坐”大?
2021-12-17 09:01
來源: 深圳特區報

非法辦學何以能“坐”大?

人工智能朗讀:

■然玉

據媒體報道,在河北省邯鄲市成安縣,中央財政投資100多萬元修建的商城鎮東保莊小學綜合樓,用了3年就已廢棄,原因是學校招生困難。原屬該校的孩子們都流失到了附近的民辦學校,而這些民辦小學好多都沒有辦學許可證。類似的非法辦學情況在全縣普遍存在,甚至還延伸到幼教領域。

基礎教育領域的“公”“民”之爭由來已久,雙方圍繞師資、生源曾引發激烈摩擦。在教育主管部門的強力介入下,各地中小學“‘公’‘民’同招”政策陸續落地,由民辦學校煽起的擇校熱終于退燒。置于此等大背景下,發生在成安縣的一切,更顯突兀和詭異。無證民辦學校竟然擠垮了合法公辦學校,這根本就是“棄明投暗”、逆向淘汰,可謂咄咄怪事。

按照以往經驗,民辦學校的“壓倒性勝利”,往往發生在大中城市。相比而言,成安縣的一批無證民校就火得有點莫名其妙了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試問,成安縣的無證民校,到底有何過人之處?是不是挖走了優質師資,又或者是軟硬件領先一大截?從蛛絲馬跡來看,成安縣的情況并不是簡單的優勝劣汰的市場競爭,而更像是資本抱團,通過低價傾銷來謀求形成局部壟斷。如本應高價的民辦幼兒園,非但“白菜價”甚至還“贈品多多”;富麗堂皇、超豪華校車“鎮場”的民校小學更是構成了對公辦小學的降維打擊——擠垮“對手”,一家獨大,然后必然就是坐地起價收割了。

類似的操盤手法似曾相識,在網約車之于出租車、社區團購之于菜攤小販的凌厲攻勢中,都曾演繹得淋漓盡致。但須知,教育乃是準公共品,其絕不可淪為資本圍獵的標的。在自上而下收緊“教育市場化”,重申公辦學校教育“主陣地”的大背景下,政府主管部門把基礎教育的主導權拱手讓于人,這是極不負責也是極其危險的。對無證學校不管不問,任其做大,這到底是失察、不作為,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、有意大開方便之門?有關方面應該對群眾有個交代,更有責任整改亂象。

[編輯:柳娜]